光羽隹目艮

APH.暂时没有太多的雷cp.米英好茶都吃都会更新.嚯嚯嚯☆我会努力更新的!如果我还记得XD

算是提前的预告吧,生日要到了呢剑圣大大。


p1 阿白
p2阿信
p3半成品的乔家姐妹
势必要画完这一个系列!
冒个泡表示我还在,初三补课真辛苦啊。作业超多( •̥́ ˍ •̀ू )

码个进度.

小姐姐真漂亮啊x

沉迷画手.慢慢的进步。

p1大概是眉兔和狼米,虽然并没有很像orz

p2是第一次画亚瑟的。嗯,我很棒棒x

p3是罗沙小姐姐///

p4帮鼠鼠的配图,愚人节米英orz。

p5是想着女王英女王英结果画出来的效果...orz

p6是脑袋空空的时候画的,我家狗子说亚瑟在修仙...修仙..??[黑人问号]

p7是亚瑟和奥利弗,所以还是没有弄清楚奥利弗的发色orz

p8是唱歌的亚瑟,但是衣服看了还是想哭

p9大概是不良英?x

嗯...差一张就十张图片辣.果然我还是很棒棒x[等等别打我xx

2017也希望有新的更大的进步[摊


Lethe:

(画了很多稿和图以后感觉像是八百年没碰过他)

Lethe:

摸摸鱼噜……

本来说代理很微妙不是特别想玩国服最后我还是去了(打脸)

我的清光超好的!(搂紧)

点文

那个。30fo了,所以开次点文,可以点的cp如tag,占tag致歉

【米英】无名

嘿呀,我得想个高大上的名字x

-

当我再次睁开眼睛时,我已经回到了我的房间。回想这是谁将我送回来,但是记忆像断片了一样想都想不起来。是夫人送我回来的吗?我不知道。但是以夫人的力气是不可能的带我回来的,罗莎不知道情况也不可能。那会是谁…?

“咚咚咚”

门被敲响的声音响起,没有去看猫眼,我就傻傻的去开了门。

“看起来你还不错?”

我愣了会才会过神,我记忆里面好像没有这个人,但却杂交这一股熟悉的感觉…看着他的样子,我不经意想起来罗莎告诉我少爷模样。金色的短头发,头上有个呆毛竖立着,眼睛是我那最向往的湛蓝…我睁大了眼睛,情不自禁的去问他。

“阿尔弗雷德?”

又意识错误的称呼,我改口

“少爷。”

没有勇气再面对那双纯净的眼睛,我低下了头,害怕着会被说教,正想着如何道歉。刹那间,一双手搭在了我的肩膀上,又逐渐移动。我控制不住自己抖了抖,那双手停顿了一下,又继续触碰到我的脖子。最后他托起了我的脸,我觉得很尴尬就闭上眼睛没敢看他。该死的,脸又开始发烫了,啊啊啊,真是像笨蛋一样啊!!

“亚蒂,睁开眼睛。我想看看你。”

就像指令一样,我几乎是抖着睁开眼睛的。明明那么温柔的语气,却让我觉得我不得不去睁开眼睛,就好像我是他的一样。
悄眯眯的睁开眼睛,第一眼就看见了他的眼睛。该死的,这眼睛对我来说实在是太有吸引力了。阿尔弗雷德少爷,我该拿你怎么办,我能那你怎么办。在心里默默叹了口气,眨了眨眼睛又对他说

“…嗨?”

我的老天,我在干什么!!?我真想一巴掌拍向自己,这不就是傻吗我。这么傻的话怎么会从我嘴里面说出来,简直不敢相信!
可当我还在沉迷与我自己的思绪的时候,阿尔弗雷德已经放下了托起我脸的手,放轻松的对着我说。

“生日快乐,亚蒂。十四岁生日快乐。”

我刚从大海中逃脱,又陷入了极热的熔炎。他就像那个小男孩一样,无时无刻的在我身边从未离开…
等等…什么小男孩?无时无刻?我不是第一次见到阿尔弗雷德吗?
摇摇头,不去管脑海中的空洞与不知名的恐惧。

“你会在我身边吗?”

我控制不住自己,有些害怕的看着阿尔弗雷德。可为什么我要害怕…?
突然一瞬间夹杂着许多的杂音,
脑袋顿时炸开了锅。
[亚瑟。]
[亚瑟。]
有人在叫我的名字,不停的叫着,不同的人叫着。我分辨不出来是谁的声音,声音异常的让我感觉到痛苦,伴随着脑袋的疼痛。一阵剧烈撕裂感,有什么在我身体里面冲撞一样,让我感受到有股莫名奇妙的力量在强迫我,挤压我去接受它。叽叽喳喳吵闹的声音持续不断出现,老人的,小孩的,青年的,大人的,甚至是还有婴儿的哭啼声。杂乱的让我几乎认为我已经要被这些疼痛给压榨身亡了。
有人握住了我的手,他一句话抚平了所有干扰我的杂音,

“我会一直陪着你。”

我会一直陪着你的。杂乱的声音一瞬间全都停止,那股力量被强行的被压制的干扰消退,只剩下我一个人不免有些狼狈的喘息着。片刻的宁静让我以为此刻再也没有什么干扰我了,然而说打脸就打脸,一个稚嫩的童声贯穿了我的全身心。

「我会一直陪着你的。」
「无论什么时候?」
「我会一直陪着你的。」

我会一直陪着你的。

谁?

张了张口。看着少爷,想要说些什么,直直的盯着他,最终只是憋出了话

“阿尔弗雷德少爷,你…是谁…?”

脑海中突然出现一幅画面。在森林里小男孩的金色头发随着风轻轻飘动,我一直梦见过他,却一直看不清他的脸。而现在我终于看清楚那个小男孩的面容,但被震惊了,他是那么的熟悉,他是。

阿尔弗雷德。


----
诶嘿,原本是昨晚发出来,没想到睡着了呢hhh

【米英】无名


我穿过了一条长长的走廊,我不清楚这是否代表外面的街道也会是这样的长。不敢停下脚步,我知道回来的时候我照样可以欣赏走廊柱子上复杂多样的花纹。终于,我到了大厅的门口,最先看见里面的是插着郁金香花瓶,而后再看见的是在刺绣的夫人。轻轻的敲了一下门,我想门响声可以让夫人知道我来了,随即后立马向夫人行礼。尽管夫人不在意这些礼节,但是最基本的我认为还是要行礼的。

夫人停下了手中的刺绣活,把刺绣的工具放在一边,再看向我。让我放松下来的是夫人慈祥的笑容,它代表着夫人美好的心情。接着我看见夫人让我上前的手势,毫无疑问我听从了夫人的指令走到了她的跟前。

“看起来你心情不错,亚瑟。”

我听见她这么问我,我的脸立刻像火烧一样有热度的蔓延了我整张脸。噢,这时我一定脸红了,真是有些丢脸。

“是的,夫人。”

不知道回答什么的我,只能这么回答给她。我的承认我有些紧张,下意识就用牙齿轻咬着下嘴唇,微微的低下了头。

令我惊讶的是接下来夫人动作——有只手在来回轻抚着我的头发!!!差点点我就尖叫出声,很快那只手就收了回去。我不知所措的抬起了头看着夫人。

“你知道的,我并不在乎礼节,亚瑟。我想你不太习惯被触摸是吗?没关系,很快你就会习惯了。”

说完这些话,夫人就把我搂入她的怀抱中。

温暖的怀抱,鼓起了勇气我也回抱了她。我感受到了与罗莎的怀抱不同的感觉,这种怀抱少了罗莎的熟悉,却多了一种关爱。尤其是在夫人抱着我还轻轻拍着我的后背的时候,莫名的力量使我想哭出声,但是我忍住了这股想放声大哭的欲望。这个充满母爱的夫人,分给我了她的爱意来爱我。我感受到了我是被爱着的,我是被爱着的。久违的怀抱,我不知道我抱了多久夫人,当我想要对夫人说谢谢的时候。夫人直接说了让我泪崩的话语。

“没事了,没人会欺负你了。没人会欺负你了,我会保护你的,没人会欺负你的,没有人。”

“生日快乐,亚瑟。我想你不介意我抱你对吗?哭吧,放声大哭吧,没人会嘲笑你的。”

“生日礼物是母亲的怀抱,你想要拥抱的时候我就在这里等着你抱我,好吗?”

她继续说着些什么,但是我已经听不进去了。一直以来在我心里想发泄出来的心情,最终被我用泪水用力的发泄出来。我闭上眼睛放松在她的怀里面放声大哭,顾不上什么颜面,脑袋里面回响着一个声音「没关系,没人会欺负你了」。曾经好像也有个人对着自己说,是谁呢?完全想不起来了。

恍惚间我已经哭累了,脑袋也累了一样,一直让我有想睡觉的冲动。事实上在我彻底睡过去之前夫人的怀抱换成了另一个怀抱,但是也是那样的温暖。我想知道是谁,努力的睁开眼睛。被眼泪模糊了的眼睛最终看到的是一双大海般蓝的湛蓝,没控制住再次的闭上了眼睛。在彻底睡着前,我好像看到了一个可爱的男孩子对着我笑,我刚想要看清他的脸,但却被脑袋控制一样陷入短暂的黑暗。